报听写一、二、三单元的英语单词,为何英语中会存在这种在外人看来十分难以理解的差异

前一秒钟亡命溃逃的诺曼人回身杀过,下一秒即紧紧包围哈罗德的部队和分隔开原本能提供支援的后续方队。哈罗德毫无悬念地被杀害,传闻说他中了从眼窝直穿进颅的一箭。英格兰人失败了,大获全胜的威廉用武力远远抛开“私生子”的称号,留给他的是“征服者”威廉的头衔。

看群里的关于陪读的小段子,笑到喷泪:

“牛是cow,牛肉是beef。羊是sheep,羊肉是lamb……”相信每一名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同学们都仍记得当初被英语课本折磨的滋味。但问题是,为何英语中会存在这种在外人看来十分难以理解的差异?

图片 1

图片 2

可一模一样的场景发生在自己身上呢?你只能服服帖帖地说,都是真的!!!

诺曼人的崛起

图片 3

《维京传奇》中罗洛归顺西法兰克的场景

时间回到北欧维京海盗的蜜月期——10世纪,来自挪威、丹麦与冰岛一带的诺斯人(Norseman,被西欧地区的居民称作Vikings/Wichingas“维京人”)横扫了西法兰克王国的大片区域,最终却于巴黎败下阵来。加洛林王朝的“糊涂王”查理三世将罗洛带领的诺斯人收归麾下,并在西法兰克王国的北部分出大片土地予后者,换取保护以免于更多北欧兄贵的进犯。

就是这样,归顺西法兰克王国的维京人分支——诺曼人,以及诺曼底一并出现在历史中。这些北欧糙汉子慢慢皈依了基督教,还学习了当地语言,而且不断跟当地人组成家庭、生儿育女……至于他们与今天的话题有何关系?耐心点,很快就会讲到了。

战争是如何开始的?

“All Danes must die!”-“凡是丹麦人都得死!”

图片 4

今日在英国发掘出的圣布利斯节大屠杀现场

在另一方面的仍处于盎格鲁-萨克逊时期的英格兰王国,同时有大批滞留的维京人。他们最初是来掠夺英伦三岛的丹麦海盗,同样遭遇失利后转而在当地建立居住点(如今英国大批以-ton、-ford、-thorpe、-keld、-by或者-kirk为后缀的地名都拜这些人所赐)。英格兰君主“美男子”埃德威格对于外来人可是十分容忍甚至是鼓励的,毕竟增加劳动力和农田并不是什么坏事。然而当贵族们将其推翻并拥立“和平者”埃德加上台后,丹麦人短暂的好日子就开始进入倒计时了。

公元975年7月8日,年仅31岁的埃德加去世,留下两个跟他有染的女人以及两堆同父异母的孩子。年纪最大的爱德华二世上台,没多久就被老爸的另一个女人埃芙斯里丝干掉,后者拥立自己的长子埃塞尔雷德为王。就这样,“决策无能者”埃塞尔雷德长大后,又娶了诺曼底公爵的女儿艾玛为妻,生下阿尔弗雷德、盖达、爱德华三个孩子。

1002年,英格兰的贵族怂恿埃塞尔雷德清除英格兰境内的丹麦人,并绘声绘色地把他们形容为“不信上帝、不忠于国君且做尽淫掠之事的暴徒”,而且会“联合起来将陛下置于险境”。同年的11月13日,埃王下令杀光所有丹麦定居者,由于这一天为宗教节日圣布利斯节,史称“圣布利斯节大屠杀(St.
Brice Day
Massacre)”。此事很快便传到丹麦本土,丹麦的维京人以大举入侵报复英格兰,然后盎格鲁-萨克逊人拼死击退,结果引来一次更具压倒性规模的维京入侵。1013年,埃塞尔雷德的家眷不得不渡过英吉利海峡逃到诺曼底,之后在那里生活了近30年。其中大儿子阿尔弗雷德与小儿子爱德华曾尝试返回英格兰重夺故土,但遭到威塞克斯伯爵戈德温的背叛。结果是阿尔弗雷德被烧红的壁炉钳刺瞎后再饱受折磨而死,爱德华经历九死一生逃回诺曼底。

接着,英格兰又经历了三任维京人君主的统治。1042年6月8日,哈德克努特辞世,群龙无首的英格兰贵族号召爱德华回归当任君主。

“来,报听写一、二、三单元的英语单词!”我对儿子说。

哈罗德的人生巅峰

好啦,前面交代了这么多,我们终于可以开始进入正题了。首先要知道,在当时的英国,要当一名国王就必须要借助贵族们的支持。稍有不慎,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眨眼一看,爱德华的处境相当危险……那么还记得前文提到的那位戈德温伯爵吗?是的,正是那位出卖并刺瞎爱德华兄长的“二五仔”,他在1051年被驱逐出国了,又倚靠民众和贵族的拥戴得以回来。不止如此,他还费了不少黄金安抚爱德华的情绪,经过多番周折又将自己的女儿威塞克斯的伊迪丝嫁给了爱德华。

过不了多久,戈德温去世,留下一大笔钱财给三个儿子。其中继任威塞克斯伯爵的哈罗德·戈德温森,不仅仅成为爱德华最依赖的顾问,更在1062年领兵大败盘踞于威尔士的地方霸主格鲁费尔德·艾普·利维林。有钱、有权、有势又有军事才能的哈罗德就此被看作是除了爱德华以外的“第二国王”般的存在。

1066年1月5日,爱德华去世。可能出于极其虔诚的宗教信仰,也可能是出于无法原谅戈德温背叛的心理因素,爱德华直到死前都没有与威塞克斯的艾玛行使夫妻之事。带着“虔诚者”头衔咽气的爱德华没留下任何合法继承人,那么说“第二国王”哈罗德被推举为王则是理所当然的事了……(爱德华其实还有个曾外甥埃德加“Edgar
Aetheling”,当时尚属年幼,无法抗衡哈罗德·戈德温森)。

图片 5

哈罗德:我也实在不是谦虚,你们还是另请……什么?!爱德华还有个外甥?不行,国王这个位置必须我坐!

慢吞吞拿出笔…….然后,他说没有纸……..摸这里,摸那里,磨磨蹭蹭,最后想写在语文书后面的空白处。我压住火气…….

私生子威廉

图片 6

谁能想到一个制革匠女儿的私生子也能成为人上人?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虔诚者”爱德华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他有很多以前在诺曼底认识的朋友。其中包括“私生子”琼·雪诺威廉,后者可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一世与情妇埃尔蕾娃生下来的啊。尽管是非婚生的孩子,威廉照样在1035年接替去世的罗贝尔成为诺曼底公爵。一个非法的私生子竟突然凌驾于诸多“元老”级诺曼人贵族之上?不由多说,“私生子”威廉的童年乃至少年时期一直活在屡次躲过刺杀的阴影中,渐渐造就了他无畏无惧、敢于身先士卒的个性。

1047年,时年19岁的威廉在卡昂打赢了瓦尔斯沙丘战役。1051年,阿勒松发生反对威廉的暴乱,当地人随街游行并鞭打皮革以羞辱威廉的母亲是名皮革匠的女儿。其后威廉果定阿勒松的叛变,换来了对诺曼底的绝对控制。

说回正题,“私生子”威廉和“虔诚者”爱德华是一等一的铁杆哥们,后者甚至表示过死后由前者继承英格兰王位的意愿。就连哈罗德·戈德温森也曾朝拜过威廉,送上基督圣物与保证获得英格兰王位继承序列守卫的承诺。所以当威廉得知爱德华病逝的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准备去英格兰接受加冕。

我亲自为他找来一张白纸。开始报听写,我报,他写。第一单元写过的,好一点,第二单元错了不少,第三单元,他说没学完,不会写,一个也不会写。

王座的第三挑战者——“无情者”哈拉尔

图片 7

战无不胜的“无情者”哈拉尔

事情发展到这里,都有两名坚信自己将成为下一任英格兰统治者的猛男了,不会再容得下节外生枝的可能吧?啊,还真的有,而他是挪威的统治者,哈拉尔·西格德森。

哈拉尔的出生年份约1015年,是挪威东部酋长西格德·希尔之子,也是金发王哈拉尔一世的后裔。他的人生几乎都在南征北战中度过,只要是能战争换来钱财的地方,他都会去上门踢馆:斯拉夫人,打过。西欧,打过。波罗的海沿岸,打过。地中海,打过。北非,打过。喀尔巴阡山,打过。其他维京人……总之他碰过的全都打过!连年征战使得“无情者”哈拉尔坐拥几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挪威境内根本就不存在第二个能顶替他国王地位的人。

1066年1月,哈罗德·戈德温森当上英格兰国王后,他的弟弟诺森博兰伯爵托斯蒂格面临两个选择:1,老老实实地辅助哥哥执政,然后过个开开心心不愁吃穿的一辈子,最好再做做生意,买多几个谷仓,找多几个情妇之类的;2,怂恿个外国势力进来推翻哈罗德,搞到大家都没好日子过,然后再去看着哥哥落魄的窘样爽一爽,最后建议那个带领着一众烧杀掳掠之徒的外国统治者将英格兰王位送给自己……大家猜猜正常人会怎么选,嗯?不好意思,托斯蒂格真的不是正常人,更别提他质疑哈罗德的继承权后被剥夺诺森博兰爵位一事了。

伟德BETVICTOR ,除此之外,“无情者”哈拉尔在1064年惨胜丹麦后元气大伤、风光不再。他急需一场新的胜利助自己恢复辉煌,最好是能掠夺新的财富和新的领地,“虔诚者”爱德华领便当的消息和主动前来献策的托斯蒂格无疑刺激了他的胃口。

我说,那好你自己先练练,等会写了我再报。

三王碰撞

图片 8

行,现在我们同时有三位问鼎英格兰王座的猛人——哈罗德、威廉、哈拉尔——一场大战无可避免。

回到英格兰,爱德华尸骨未寒,哈罗德却迫不及待地宣布自己为王位的指定继承人,而且下令将所有质疑他的人驱逐至诺曼底。通常,在上一任君主去世,进行下一任君主登基的工作并不是三天两夜之事。可哈罗德就是不愿意等,还干脆在爱德华下葬的当日就急忙把王冠套上自己的头顶。

在诺曼底,威廉从辅助他的众臣得知哈罗德·戈德温森登基,遂大发雷霆地派出使团勒令哈罗德让出王位,被拒绝后又连夜召集军队准备渡海入侵英格兰。在如火如荼准备战争之际,威廉快马加鞭地会见罗马天主教的教宗,大声痛斥哈罗德·戈德温森曾献上圣物再保证助他登基却违背承诺。毕竟有能力除掉哈罗德是一回事,而教廷承不承认威廉对王位的宣示又是另一回事了。很快,教会认同了威廉的意愿。

万事俱备,只欠“南”风。1066年9月,带领将士行进到英吉利海峡沿岸的威廉遇上了飓风,无法出海。约一万多人的大军望洋兴叹,只好原地静待风暴结束。在另一边的英格兰海岸,哈罗德同样在等候威廉的入侵。双方等啊,等啊,再等啊……威廉失去耐心,率先带头尝试渡海,差点被9米多高的风浪卷入海峡之下。

“第3单元没有学完,还要写啊?”他讨价还价。

斯坦福桥战役

图片 9

戎马一生的哈拉尔结果死在异国他乡

飓风结束,风向依旧是从北向南。眼见敌人一直未出现,加上食物储备日渐显缺,哈罗德下令撤回伦敦。

澳门皇家赌场 ,英格兰的南海岸顿时毫无一兵一卒防守,法兰西北岸的威廉大军则保持望洋兴叹的态势。哈罗德在伦敦短暂休整,后继续用四天的时间急行军185英里奔袭约克郡,因为“无情者”哈拉尔已经登陆并杀到这里了!

9月25日,挪威人在猝不及防的状态下遭受打击。接下来的战斗经过引用1225年撰写的北欧史诗“Heimskringla”:该天原本是双方于斯坦福桥交换人质的日子,挪威将士们大多都脱下了护甲,仅携带长矛、斧头、盾牌和头盔。英国人发起冲锋时,挪威人还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这是一场进攻。“无情者”哈拉尔独自一人站在桥上,将任何一个迎面冲来的英国兵扔进德温特河,直至一名偷偷在桥底下涉水潜渡的敌人用长矛从下贯穿他的身体。

在哈拉尔阵亡的同一刹那,挪威人凭借经验组成盾墙,誓决一死战。有备而来且全身披甲的英国人步步进逼,有条有序地逐渐瓦解挪威人的阵列,继而获得胜利。不仅消灭了“无情者”哈拉尔,还自此结束维京人在英伦三岛横行的历史。

“是啊,要写!”我斩钉截铁,怒气在心里翻滚。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