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日这部伪纪录片上映有段时间了,叫我怎么与他交流

6日这部伪纪录片上映有段时间了,虽然并没有做到百分百还原,但是剧组的诚意我们是能明确感受到的——特别是此一时也彼一时的反恐斗争形势。这个题材其实也算是快被翻烂的了,我们就抓一些小八卦来拾遗补漏。

你和不正常的人交流,就是鸭同鸡讲,讲的牛头不对马嘴,最后一拍两散。

6日这部半纪录片分格的商业电影,大量的现场复制以及原始材料以及还未消散的记忆,非常值得当今的人们深思,前面各位圈内同仁大拿早已在各个方面进行了详细介绍(参见NeptuneSpears的随笔和Rogue1spear999的猪皮背心介绍),王牌自行车更是写了万字长文做了详细描述(

对事不对人讲讲倒是容易,可做的到人就少。

小背景:

就像我和别人有了矛盾,尝试沟通一下,我意在解决问题,可是对方满嘴都是我的不是——我谈论是问题,他谈论的是我,叫我怎么与他交流。

充满动荡的70年代,萌芽中的反恐部队

且到底是真错在我,还是他们自己臆想出来的,这就无人知晓了。

20世界70年的是个恐怖主义和劫机事件频发的10年,
SAS已经已经频繁的出现在了与IRA斗争的一线中,不过由于局势,行动十分低调而且高度保密,而在72年慕尼黑惨案以后,欧洲各国纷纷组建反恐部队,并开始联训,SAS就成了主要带头单位,1975年SAS本有出头的机会,就是着名的“本尔康比街事件”,也是6日,也是警察先行处置,SAS作为支援,只不过,IRA并不傻,在听说SAS准备行动以后,斗志立刻为0,开始谈判-投降-保命的操作,使得SAS错过了第一次露脸的机会。而真的硬碰硬则是GSG-9在1977年摩加迪沙解决汉莎航空被劫持737的事件,SAS提供了“技术支持”。

你要同这种人交谈,他就要把错都归在你身上,好像你只要十恶不赦,就是该受罪的,而且他是有权力来审判和惩罚你的,不仅如此,还要对你恶意揣测,说你精神有问题。这种人,保持距离,倒也相安无事,你若与他交好,他反倒要看轻你几分。

说完了时间背景,再说说人物。

这种人还有一个特点,情绪波动极大,说着说着就情绪高涨,有时发怒,有时流泪。叫旁人看的可怜,忍不住去袒护他。他是否动了感情我无从可知,只是一点明了,他大声是叫人去惧怕他,流泪是叫人动恻隐之心。

英国警察:

要知道,一个人越是不占理,就越要大声,就越要掀翻桌子将水搞浑,这样气势才能不输人,嘴上也能占到便宜。

感谢英国警察,平时训练有素,彬彬有礼,关键时刻,聪明人做了决定,内外都是成功控场,内部的警察成功的让恐怖份子认为自己没有武装,成功的安慰了人质的情绪,并且协助掩护了所有的侦察行动。外面的则成功的让恐怖份子以为就是官僚机构就是那么慢,成功的拖住了军方更早时间的介入,避免IA行动的发生,也成功的掩护了最后的行动。而到了最后的最后,大笔一挥,手写条子,把控制权交给军方,40多分钟后继续控场。对,下面的照片就是当年手写条子,就是这个笔迹潦草、言语寥寥的一个条子,就决定了几十号人命以及大英帝国未来20年的脸面。

我做人比较包子,经常争论不过别人,但好在坚韧,不屈不挠,威胁恐吓都击不倒我,为人又死板,油盐不进,这些年来没因为这种性格占着便宜,反倒结了不少怨。

图片 1

我倒想改掉这个缺点,去学好“做人”。可是我要真学会了“做人”,倒把自己给丢掉了。

大英帝国20多年的脸面,全出于这一张纸

党同伐异,圈子里也有阶级。有人看我不顺,说明我与他不是一类人;而我要与他成了一类,那必定要被他压上一头——我要想用“聪明”办法,可怎么比的过多年经验的人呢?以己之短搏人之长,这种傻瓜事情我是做不来的。

SAS的江湖地位:

你要是把所有东西从我身体里抽掉,那我就剩那么一股子楞劲,我丢掉它要用“聪明”来代替,那只能使我更加愚笨。在使手段上,我能赶上那群聪明人吗?即使我可以,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们要说:“诺,叶小难以前梗的要死,现在学聪明了”。很明显,我只会丢掉所有尊严,一无所有。

SAS经常在地摊文学中的排行在某海洋哺乳类或者D队后面,但是,在那时代,自由世界的SOF还都是SAS的学徒,论经验,论创新能力,论装备,论成熟程度,都无人可以出其右,就像《杀手精英》中的台词一样

试想一下,有一个人,自觉没做错事,但遭人责备,就双膝一软跪地谢罪。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端的难看(肯定有人知道我说的是谁)。要知道,他自觉是没有错的,可为讨口饭吃,不惜如此做。可这种人又如何去取信于他人呢?我怎么能相信这种人呢?

图片 2

一眼可见的谄媚是不会出于善良的,你若相信他,总有一天,他也要对着你双膝一软,跪地谢罪,至于他为什么要对你谢罪,不言自明。

图片 3

那么他聪明吗?是的,但你要我去学这股子聪明劲,我还不如一样不学,别叫我把其他有用的东西都给丢了。

Black Kit:

这种聪明人还有个特质——他喜欢定个规矩,叫所有人都去遵守,可自己又要是个例外。你要不遵守,他就给你来泼脏水,这种特质不仅聪明人有,我敢说老一辈人都有。

无论是BBC的电视直播还是后来照片,无论是那个时代还是现在,对于第一次见到Black
Kit的人来说,第一反应都是深深的震撼,心中都会是:卧槽,我是不是在打外星人,毕竟S6防毒面具的边缘阴影遮住了双眼,而后的SF10防毒面具安装遮光片以后甚至看不到眼部周围任何皮肤,很符合外星人的样子,甚是吓人。而SAS追求的就是这一下的震撼带来的机会。也许现在看来这就是标准的Black
Kit,任何见过的人们可能都不会再那么震撼,也许现在看,SAS也就是领先那么一点点。但是在当年,就是这领先的“一点点”,决定了猎人任务的成败。就像几年前人们惊讶的发现带着四眼夜视仪手持HK416的海特发展群一样。

听话是好的,不听话是坏的。我打小这种言论就听多了,听的厌了。奴隶听话是被人夸的,因为奴隶要取悦主子。可我又不做奴隶,我又为什么要听话呢?难道我自己无法做主么?

图片 4

可周围人却觉得听话是个美德,甚至还有人对我说这是中国的传统。这群人给别人壮了胆气,所以就有人顶着长辈脸孔来干坏事,扯起长尊幼卑的大旗来欺侮人,你若是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办事,一个“不传统”的大棒就要打下来,叫我怎么承受的住。

少许抽象的外星人SAS

我写这些,有人说我是要报复社会,我是断然不敢的。我只是吵不过别人,只剩写字一个本事了。你要嘴上占我的便宜,那总要卖我个便宜吧。

猪皮背心

所以我澄清一下,我绝非是对社会存有意见,也不对任何人有恶意与戾气。生活参差多态,人也有相异,一个小圈子不是世界的全部,一个人也不代表所有人,有人不懂这个理,就会被倚老卖老的人欺负,然而我并不是。

关于猪皮背心RogueSpear1999大侠已经介绍过了,内容不再赘余介绍(
Kit则是上任务,下战斗。上半身只携带任务相关的装备,也就是辅助整个CQB流程的装备,从消防斧到震撼弹以及对讲机和氧气瓶,一气呵成,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操作。相比而言,大腿外侧的弹匣包则是在换弹速度和使用灵活性之间进行了平衡,毕竟在CQB中,换弹速度并不是第一位的,真有无法继续射击的情况,使用手枪才是第一选择。

2017/2/18

图片 5

借用一张不是很严谨的广告图示意

“镁光”MP5

这个部分要分成两个部分去说,MP5+镁光手电筒

MP5:

这是第一次公开露面,大获成功,然后成了自由世界的CQB标配,人们很津津乐道MP5超高的射击精度和“Double
Tap”,但是别忘记 MP5更多的给了老鸟们“Double
Tap”的选择,眉心间的两孔都是永远追求的理想状态,而在速度优先的情况下,更多的都是“直觉射击”,不瞄准,纯靠日常训练的养成的本体感完成瞄准,很难那么完美,一旦第一时间没有集中目标,老鸟们可以靠MP5较小的后坐力,直接扫射过去,这是到现在突击步枪无法完成的。而当事情变得血腥不堪的时候,MP5依然有着“28发子弹淘一个大洞”的能力。LV叔在TAC-TV评测MP40的视频里讲过他心中冲锋枪的射击精度标准,10码距离,一匣子弹,全自动一口气打完,散步不能超过一手大小。MP5更轻,射速更快,依旧有着这样的精度,才是它更令人胆寒的原因。

图片 6

图片 7

仅以此动图来演示MP5的后坐力到底是什么水平

镁光

电影里给了大量镁光手电的镜头,这是MP5和枪灯的又一次大广告。只是可惜一是当年型号太难寻找,二是为了拍摄效果考虑,剧组所用既不是原品也不是复制,而是直接用了镁光尺寸接近的LED灯头版本。

图片 8

非常有趣的是,为了方便控制开关,外接了线控开关,可以说是鼠尾的鼻祖了

图片 9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