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有些撤离方式匪夷所思,图片来自网络

坐着直升机降落在屋顶,用炸药炸开门突入室内,或是从运输机上万米高空一跃而下,采用HAHO/HALO伞降的方式渗入敌后是大家在电影和游戏中常见的特种部队投送方式。投送/撤出是现代

图片 1

坐着直升机降落在屋顶,用炸药炸开门突入室内,或是从运输机上万米高空一跃而下,采用HAHO/HALO伞降的方式渗入敌后是大家在电影和游戏中常见的特种部队投送方式。投送/撤出是现代特种作战行动的重要一环,也是衡量特种部队综合作战能力的重要一项。需要时要送的过去,撤的回来,肉包子打狗有趣无回,恐怕那个特种部队也舍不得这么用,所以如何撤离,特别是如何从敌后撤离,就是从制定作战计划开始要考虑的。

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相比丰富的投送手段,特种部队的敌后撤离方式就可选的很少了,而且有些撤离方式匪夷所思,有一点点管杀不管埋的味道。

一、

随眼望向教室,发现后门座位有一抹熟悉的白皙。恰巧的是妹子刚好起身出门。撞进他的视线里。他竟然一时目瞪口呆,心摇神驰。只听见树上小鸟呜啾。

当然,这样漏半拍的状况也仅仅持续了半拍,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妹子转身走向庄,笑吟吟的调笑道到:“你又来找我们班长呀!”

“是呀,帮我告诉他,中午下课了在教室门口等我,我和他说个事。谢谢咯!”

“不用客气。”

庄生笑了笑,心满意足的回了教室。直到毕业那天,他才明白这种心满意足是因为什么。

双腿撤离

二、

上午第五节课总是难熬的,不论学生还是老师,最后那么一两分钟,通常难以集中精力学习知识。老师当然也懂这个道理,有默契的提早收尾,等着下课铃的指令。

冲锋的哨声吹响的时候,茁壮的孩子很快便汹涌在楼道口。然而庄没有,他今天要找隔壁班的班长商量下周一开学升旗大会新生演讲的事。

那个胖乎乎的班长在门口等他,因为混寝的缘故,两个人关系很近。相视一笑便开始说着演讲的事。然后胖班长进去拿主题材料,庄在后门等他。

只见坐在最后一排的素衣妹子转过身来:“你和我们班长不会是有一腿吧,我们班长常常和你待在一起呢。”

原来是她。庄也同样笑了:“我是你们班长好基友呀!”

妹子笑了笑,露出几颗好看的牙齿。继续调笑到:“那我不当你们电灯泡了哦。”

错身从走廊走向了基本没什么人的楼道口。恰好胖班长也收拾好了主题材料,拿着材料来到了后门,和庄一起走向了楼道口。“刚来就勾搭我们班班花呀,胆子不小嘛。嘿嘿!”

“你说刚才那个白色衣服的妹子吗?”

“嗯! ”

“还行吧,她就是你们班米蝶吗?”

“就是她呀,不光人长得好看,学习还特别好,这种人天生就是用来讽刺我这种屌丝的。”胖班长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可能是的嘛!以后进入社会了,还不是你这样高情商的人的天下呀。”

“是吗?那你愿意和我这种人一起创业拼搏,出任董事长,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吗?”

“小弟甘愿差遣.”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来到了食堂。

就是两条腿跑路了,不过基本都是跑道指定撤离点,然后乘坐交通工具撤离。毕竟单凭几个人小部队,穿越几十上百公里敌区是很困难的。不过凡是都有例外,在海湾战争中,英国SAS特种部队Bravo
20小队遭遇敌军后,全军覆没后一人只身步行200公里,跑到了叙利亚,可谓最牛步行撤离,不过严格说是逃命不是有组织有序撤离了。

三、

那天阳光很好,庄拿着下午刚刚写好的演讲稿,在走廊里踱步背诵。在殚精竭虑里忽略了时间的流失。随着黄昏到来,闲着也是闲着的男生女生都出来看夕阳了。庄也就沿着排排站的队伍,倚在走廊边。走廊外面靠着楼道边长着一颗郁郁葱葱的大黄角树,据说几十年的树了,建校的时候种下的。天朗气清,夕阳西斜,浸染了远山上的所有云朵,红黄云霞和油绿树叶远近交替。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大才子,你的心里有没有反复涤荡这样的句子呀?”

庄回过头,看到和上午一样笑吟吟的米蝶。忙迈开半个身位,表示让位置给她,岂不知两个人处在两个班级交界处,并没有什么人在他们的旁边。米蝶顺势走上来,和庄隔着半个身位倚在走廊边。

“大约是有这样的感觉吧,其实更有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

“才子这么忧郁么?面前这么绿意盎然的树荫,不应该呀!”

“你别一口一个才子的,我叫庄生,你呢?”

“我叫米蝶,小名蝴蝶,你就叫我蝴蝶吧。”

“嗯!”

这时候胖班长也来了,“你稿子写好了吗?下周就要演讲了哟”

庄转身回到“初稿写好了,还要改!”

“嘿,蝴蝶,你们聊什么呢?”胖班长随意的问道。

“没聊什么,那个,你们演讲稿借我看一下。”米蝶伸出了手。

庄迟疑的看了胖班长一眼,摊开了稿子递给她,她接过稿子便让出了一截位置,胖班长顺势靠上来和庄聊起了今天发生的新闻。米蝶兀自一人看起了庄的演讲稿。没聊两句上课铃便响了。大家都急急忙忙的进了教室。稿子也就落在了米蝶那里。

图片 2

四、

高中时期的晚自习是紧张而且精准的,每节课都是安排得满满的。除了上厕所,根本没有时间。庄自然没有走出教室去拿他的演讲稿,反正拿回来了也不会看。

这样一索性就等到了十点多,到了晚自习下课时间。保安叔叔很快就来锁门,一向不愿意拥挤的庄皱了皱眉,突然惊醒讲稿还在米蝶手上,想着今晚安排的改稿计划,不由得一阵懊恼,应该去找她拿回来的。

起身收拾好了桌子准备关灯锁门,发现门口站着一袭素衣的米蝶,在皎洁的月光映衬下,连皮肤都白的发光。还是笑吟吟的看着庄。

“你还没走?等人啊。”前几天等到庄锁门时候,楼道里基本都没人了。

“你的讲稿还在我这里呢!”米蝶挥了挥手上的稿子。

“哦,对了,赶紧给我,别忘了,我刚刚还想着要改它呢!”庄伸手来拿,米蝶正好递给她。

“已经够好了,除了字很丑,文笔完全没问题呀,这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演讲稿了,到时候你肯定比之前那些人讲得好。”递过稿子之后米蝶抬手指了一下楼道口的方向。

“额,字确实是我的硬伤。稿子今晚回去改改,争取讲得舒服一点,这份稿子太生硬了。”庄抬头看了看他们教室,早就锁门了。于是问道“你们班没人了呀,你不会就为了给我稿子专门在等我吧?”

“嗯哼。”她点点头,还眨了眨眼睛。她一定不知道,在她眨眼睛之后的若干秒里,庄的脸颊上完成了一场朝霞的全过程。

“那可实在抱歉让你久等了。要不这样吧,明天请你和奶茶。”他一脸抱歉的说道,然后两人一齐向寝室走去。

“你真要感谢我,不如明天帮我带一份早餐吧!”米蝶一脸期待着说。

“懒得起早床?我懂!”在寒冷的冬天,早上起床吃早饭再去上课是需要毅力的,很多人都是不吃或者早自习下课之后再去吃。要不然就找别人带。

“那倒不是,我不愿意挤。”原来都是不愿意拥挤的两个人。

“冬天嘛,挤一挤更暖和咯。你吃什么,明天我帮你带?”虽然他并不喜欢拥挤,但是还是会准时吃早饭,从小养成的习惯。

“包子吧,食堂二楼最边上那个。两个小肉包就行。”

庄答应着说好,心里却在纠结着,路要分叉了,按理说大晚上的,男生应该送女生到寝室门口的,可是这个时候正是校园情侣依依惜别的时候,庄内心不愿意让别人误会。

到了路口,庄尴尬的看着米蝶,然而她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神,目光向前。庄犹豫了半步,准备送她。

才一只脚转角,妹子就反应过来,停下来笑吟吟的看着他,说:“你过去找人吗?”

他皱了皱眉,“哦,不是,我准备送你过去。”

她大大方方的说“不用了,明天记得帮我带包子就行了。谢谢哈。”

他心里默默舒了一口气,“嗯,放心。那我先走啦。”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了看稿子,觉得多了两页,但是在月光之下,并看不清。其实两个人刚才聊天的时候,也都没有看清对方的表情。一路上就裹着握在手里了。心里想着改哪些句子。

车辆撤离

五、

到了寝室之后,庄顺手扔在床上就去洗漱去了。晚自习回来后,别人都是QQ聊天或者玩游戏什么的,他一直保有阅读的习惯。

洗漱完毕之后,他躺在床上打开稿子,原来多的两页是米蝶誊写了一遍,他很诧异,惊心于这样的字迹,一手漂亮的誊写让整篇稿子顺眼多了,工整的文稿能够有效地减轻疲劳,他心里充满了感激。

第二天他吃过早饭之后去帮她买了包子,特意嘱咐阿姨挑热的,他想着她来得不会太早,怕等她来了就凉了。

走到走廊上就看到后门开着,他心里盘算着在门口给她放桌上就好。昨天看到她坐在最后一排的最左边,想着那肯定就是她的位置了。

出乎意外的是,她早早的到了,已经在读书了,教室还没几个人。他在门口戳她后背,吓了她一跳。

她回头看到他,立马变成笑吟吟的样子,接过了包子,说了声谢谢,顺势出门来吃。

然而他和她点了个头,示意一下就转身进了自己教室。

大课间的时候有课间操,作为同样不喜欢挤楼道的两个人来说,很自然的挨到了最后一批人的队伍里,不疾不徐的下楼,她在后门叫住他,笑吟吟的说:“今天的包子很好吃!谢谢你哟!”

他回到,“其实我应该谢谢你的,帮我誊稿子。你的字很好看。”

“早就听说你语文功底了得,你的入学考试作文还被我们老师当作范文念呢,没想到上天总是公平的,一手好文笔配上一手烂字迹。”

他皱了皱眉,尴尬的笑笑不说话。

还是下午吃饭之后,庄在走廊里踱步背演讲稿,这一次一边背,一边设计手势动作,调整语音语调。很是忘我,以至于都没注意到,米蝶已经出来倚着走廊了。

当他踱步到两个教室中间的时候,“嘿!”这次是她吓了他一跳。“背得这么认真呢?”

“嗯,担心讲不好丢脸呀。”他停下来和她搭话。

“你这么厉害,怎么会讲不好呢,谦虚了谦虚了。”她一脸鼓励的说。

他皱了皱眉,歪了歪头,看向讲稿,表示压力山大。

这时候一个女生窜出来,这个女生他是认识的,尽管不知道名字,但是知道她经常在走廊里打闹,很活泼。

她小跑过来,一把扑到米蝶身上。米蝶早就从一阵小跑的脚步声中听出来了,并没有惊吓到,温柔的拉住她的双手环抱在小腹部。两个人默契十足,想来关系很是亲近。

却见她对他说道:“哎哟,大才子,今天终于逮到真人了,怎么,在撩我们语文课代表呀,我们家蝴蝶语文很好哟,不比你差多少。”

他皱了皱眉,说道:“不敢不敢,我就是语文好点,别的都不行。”

米蝶也感到尴尬,补充说道,“你其他科目也很好呀,年级第一哎!”

“入学考试吗?运气好而已,运气好而已。”

“不行不行,我得留你一个QQ号,以后找你问题比找老师方便多了。你QQ号多少,我加你。”说完那个活泼的女生就掏出了手机。

他犹豫了一秒,说出了QQ号。

“我叫张旭,你同意一下。”那个女生显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看来已经加好友了。

“话说,你再说一遍,我也加一下你。”米蝶也掏出了手机。这次没犹豫,直接说了号码。

张旭惊讶的感叹,“你竟然没开QQ空间?”

“嗯,不是很喜欢在手机社交上耗费太多时间。”庄这样解释。

添加完两个人之后,那个咋咋呼呼的女生想起来是要约米蝶一起去操场做扫除的。然后两个人就一起下去做扫除去了,庄眼看着人越来越多,也没什么心思背稿子就进去做练习题去了。

最传统的手段之一,在很多电影和游戏中也可以见到。

六、

上完晚自习之后,庄照例在回去的路上掏出手机准备看看新闻什么的,却看到一条QQ消息,米蝶发来的,请他明天继续帮着带早饭,还是两个包子,他还是皱了皱眉,因为注意到时间是大约晚上第二节课课间发来的。

不过还是回了一个OK的手势。很快,那边回了消息,说以为他不愿意帮忙带呢。

他回她,可能是课间打闹多,没注意到QQ消息。简单聊了两句,妹子说要去洗衣服了,不说了。这时候他想起来自己也还有衣服要洗,习惯的皱了皱眉。

第二天还是那样的包子,后门还是开着,她还是坐在里面。不过这一次他不敢戳她了,怕吓着她。

站在门口,一声蝴蝶的小名卡在喉头生生的变成了嘿,包子。不过没关系,她还是回头了,笑吟吟的接过包子说声谢谢。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支付。她转身去拿钱,找了会儿没找到零钱,递了一张十块的给他,巧的是他也没零钱找她。两个人尴尬了。

庄想了想,把钱递给她,说算他请的。她说不,要不这样,这十块钱给你,再多带几天包子吧。

他皱了皱眉,脑海里映现出了稿子的字,说道,那行。就把钱收下了。点了点头示意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教室。

美军在1993年的哥特蛇行动中,采用悍马车队撤离俘虏,但在遭遇大量敌军后损失惨重。最后在坦克和装甲车辆的接应下才撤出来。

七、

在以后的每一个上课日,他都帮她带了包子。而那一句包子,也慢慢成了他对她的特称。每一次称呼她,他都皱了皱眉,但是并没有改变。

平时也闲聊着,只有在特别闲的时候才聊的那种闲聊。都在走廊上,两个教室之间的那一块。

那个上蹿下跳的张旭,反而会在QQ上面找他,一般都是打听班上的一个男生,偶尔会问数学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旭在开始给那个男生送东西了,有时候找庄帮忙,有时候找别人。

一个完全不特别的一天,米蝶问庄,“你觉得张旭这样不计回报的付出有意义吗?”

庄是这样回答的:“喜欢上一个男孩,付出本身就是意义,付出是这一份喜欢唯一的载体。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如果是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克制,反思是否喜欢,反思我喜欢的是什么。但是如果我是她,我会尽我全力去表达我对他的喜欢,让他知道,直到有结果为止,要么不喜欢了,要么在一起了。”

“两者有区别吗?”米蝶若有所思的说。

“如果是我,说的是我根据我性格的判断,如果我是她,则是根据她的性格做的判断。前者是意见,后者是建议。”

“精辟,你真的很有想法。”她顿了顿之后问,“那你觉得怎样算是喜欢?”

“大约就是想到会笑,在一起会一直笑。”庄也不懂,只是猜想应该是这样。

“那会皱眉么?”她一脸期待的问。

庄皱了皱眉,低头想了想,“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毕竟喜欢是一个开心的事。”

她只是嗯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他们认识已经两学期了,带了一年早餐,相互都有了很多默契,甚至有了包子这个没头没脑的外号。

初夏季节,她却感到冬天笼罩过来了。面向黄角树,对着飘落的金黄树叶,她突然明白了城南旧事里那一句爸爸的花儿落了,如果心中的美好突然凋零,整个世界的花儿都会飘落。像是走廊外边的树叶,一片片枯黄,稀稀疏疏的掉落。

他还在想皱眉的事,没想清楚就上课了。自此以后,高中阶段再没想过。

两年转瞬即逝。高三开学庄就搬出去住了,租的房子。他觉得寝室不够安静,睡眠不好。

肉包子自然再也没有了,不顺路了。他皱了皱眉,其实已经习惯了。

图片 3

九、

在开学的模拟考试里,米蝶考砸了。庄是在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知道的,通过她的泪水,还有红红的眼眶。他突然明白了梨花带雨是一种怎样的风景。

当时她周围围了很多人,就在那个他们常常聊天的走廊处。他犹豫了一秒,走开了。在那一秒里,他们都看着彼此。一个温柔而悲痛,一个悲痛而温柔。 
这一副情景在他脑海里一帧一帧放大,而他的心绪,就像是手帕一样被拧在别人手里,一帧一帧的加大力道。或许碍于情面,或许是不会再带早饭了,唯一的联系断掉了,突然之间觉得这一份默契变得无处可达。他很想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告诉她没事的没事的,然而没有。

在那一秒里,他发现没有情感的绿叶突然像是有了指挥一般,在那一秒里接到头领的号令,齐齐背向他。一点点发生改变,绿色默默褪去,红色和黄色慢慢浸染,直到全都变作枯叶的样子。齐刷刷的脱落出来。继而转变成刀锋,就像是武学大师拈叶飞刀一样,摆成阵型,刺向他。

厕所里遇到胖胖的班长,他说:“你今天有点点反常啊。”

庄皱了皱眉,“是呀,做事情总是漏半拍。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昨天没休息好吧!”

“那你今晚好好休息吧。”

“嗯嗯。”

直升机撤离

十、

时间一转就到来年六月了,她给他写同学录,翻了翻,前几页都是她的闺蜜,然后是米蝶班的一些男生女生,再然后是其他班的。他就是再然后里的一个。

他在最后一页里写到:认识你很开心。两年的肉包子都打向了你这只有灵性的狗,还好,肉包子好吃,你从来没腻过。证明了只要包子足够好吃,不存在狗不理的包子。肉包子打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去无回。真希望哪一天你也能还几个包子给我。

几天后庄也写同学录,所有人都写完了,特意最后一个给她。

是在高考之后的那天下午。特意将扉页留给她。就是那天下午,一树枯黄的树叶,像是诉说别离一样,一点一点飘落。

他看着树,而她倚在走廊边写到:你错了,是个人都会错的。你一直叫我包子,所以你才是狗,不过蛮没有灵性的。肉包子打了狗,有去也有回。收回来很多友谊,希望若干年过后,我们还能回到这个走廊里,亦如淳朴的高中生活,只谈情不说爱。

树下面张旭和那个男生一起,准备用怀抱丈量那棵树,在他们爽朗的笑声里,庄知道了,他们的怀抱不及树的腰肢。他不敢低头看,害怕眼眶里的东西落下来。他感到难受极了,几十年的树呀,一代代人迎来送往,落叶便是最大的怀缅和祝福了吧。

那天晚上,庄和胖胖的班长一起在网吧,开通QQ空间。胖班长打开了新世界。庄只浏览了一个人的空间,那个人在2009年九月一号,写下来一句琴棋书画诗酒花,谈情说爱题文他。在2012年六月八号,写下了一句,肉包子打狗,有去也有回。

庄笙在那天晚上发了一个说说,很快就删除了,然后注销了QQ空间。

是两句诗 :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几年过去了,庄生记忆里一直有着一颗银杏树,树干很粗,两个高中生环抱不下。它种在心里,从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开始落叶,黄灿灿的叶子从走廊边徐徐落下,不是秒速五厘米那种一波一波的下落,而是偶尔飘落,或者起风的时候落得多一些。好奇怪,几年过去了,一直落不完。

图片 4

图片偷来的

无论是特种部队人员的投送还是撤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使用直升机都是一个好办法。不过直升机在起飞降落、悬停阶段进行人员上下时是最危险的,在红翼行动中,编号TURBINE
33的CH-47直升机,就是在投送救援人员时被击落的。

图片 5

水面舰艇撤离

利用小型舰艇撤离,是美军在越南战争中常用的手段。不过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勇者行动中的经典镜头,RAB突击艇吐着火舌接应撤离的海豹。

图片 6

图片 7

水下撤离

本站曾经介绍过特种人员水下各种运转平台《水下特种作战平台简述》

水下投送隐蔽安全,是很好的投送手段,但要实现水下撤离,就需要复杂的前期布置。而且如果有伤员或者俘虏,就更不现实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