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悍然入侵阿富汗

反恐战争中的伏击与反伏击-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中东战争中常见的伏击战术
(该系列部分原文发表于2007年11月份IPOA月刊,Ambush Tacitcs in
Afganstitan:Sneak,Slience,

​创作不易呀,评论两句和加个关注吧

反恐战争中的伏击与反伏击

-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中东战争中常见的伏击战术

(该系列部分原文发表于2007年11月份IPOA月刊,Ambush Tacitcs in
Afganstitan:Sneak,Slience,Shoot By Carter Malkasian,Shwan Tao,感谢Marine
Corps Intelligence Activity / Strategic Studies Division of CAN / Falcon
group / Saladin Defence提供相关资料)

在欧美PMC公司从事军警训练工作的资深战术教官及现场工作人员,曾在伊拉克塔米姆地区基尔库克油田INOC中ageisdefence公司任安全团队现场副经理,参与阿富汗巴达赫尚、赫尔曼德、古尔地区参与AMOI,APPF、AODC警察培训合同,泰国坤汉边境警察培训项目,德国柏林FlughafenBerlinBrandenburg机场全面反恐安全评估及漏洞模拟攻击项目等

塔利班的战术随着地形、人数和北约部队的数量的不同来进行不同的战术变化。在地形艰难的坎大哈地区和扎合布尔山脉地区的战术与在较为繁华人员密集的赫尔曼德河流域是完全不同的,有的村庄可以多次成为反美武装的伏击地点,而有的地方则从未出现过塔利班,在大城市中,自杀炸弹的袭击比较常见,一旦到了乡区,游击战术则是最基本的战术单位形式。在一些北约盟军驻军较少甚至没有的地区,塔利班就会伺机发动大范围的攻击行动,反之则会保持谨慎小心的行为。

(阿富汗有大量的不同类型的武装组织,他们大部分以塔利班的名义行动,但是基本存在贩毒武装组织、塔利班组织、恐怖主义组织、部落武装、反美武装等几种形式)

随着战争的发展,塔利班的战术越发的高级(他们在北部的训练营里获得了大量来自埃及、巴基斯坦、车臣的前特种部队军官的训练),2002到2006年期间,塔利班只是在偏僻地区进行小单位的活动,采取打了就跑的麻雀战术,在2005年末到2006年开始,塔利班的攻击性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开始在人口密集地区集结并对防守严密的基地发动进攻(具体案例请查看我微博之前对波兰海军陆战队的袭击)。在出现了重大伤亡且发现难以击退盟军之后,塔利班的指挥官会立即让部队就地分散,开始以小分队的形式各自突围。到了2007年以后,路边炸弹和自杀袭击的数量和复杂程度就开始更加的提高。

近年来,在新疆地区发生的多起袭击我国公安派出所,分局,岗亭的事件的过程表明,新疆的暴恐分子已经获取了相关阿富汗地区塔利班分子袭击当地军警的相关资料并加以模仿,在阿富汗,塔利班常常北约或者阿富汗政府的防御工事作为攻击目标,大的会组织几百人进行冲锋袭击,小的也有数十甚至十人,几人进行的偷袭。他们有的时候会使用简易炸弹包围固定设施的进出通道,然后持续不断的攻击护送队伍,以此切断该基地的供应和支援,并且取得了丰硕的战果,阿富汗大多数偏远地区的巡逻基地根本无法抵御大规模的攻击,导致北约放弃了非常多前线基地。

大部分的毁灭型的袭击都是发生在针对火力配备较低,人员训练素质较差的警察哨所中,在新疆南部发生的袭击中,也发现了一个规模,暴恐分子一般不会袭击武警或者有武警驻守的哨所,反而集中精力袭击当地的受过训练较少的警察驻守的派出所。而袭击的区域一般是处于位置孤立或者处于暴恐活动频发地区,在阿富汗地区,这种袭击的成功率几乎是100%,塔利班都能毫发无伤的完成袭击活动,在袭击阿富汗警察哨所时,塔利班分子战斗力会特别强,因为这些哨所或者警察分局的防御能力一般都较差,其中大部分都得不到什么及时的增援。大部分警察检查站对阻止叛乱活动或者毒品走私没有任何效果,身处孤立哨所中的警察的生死只是在塔利班指挥官的“一念之间”。

而塔利班分子在进攻防备完善的防御基地时,比如有北约盟军驻守的基地,其中一些属于试探性的攻击,其他就是以攻占为目的。塔利班会在攻击之前,提前就会攻击附近交通要道并阻止甚至消灭前来增援的快速反应部队,2008年萨尔博扎监狱发生越狱事件,400多名塔利班分子越狱。分成不同分队的塔利班一边对附近据点的警察发动袭击,一边攻击监狱,警察在封锁在各自的据点无法对越狱进行反应,同时塔利班也在加拿大快速反应部队到来的道路上放置了IED,并同时进行了伏击成功延缓了增援抵达。

图片 1

下面就以萨尔博扎监狱越狱事件为案例进行讲解。

要点:

2008年7月13日夜间9点,50多名塔利班袭击了坎大哈市郊区25公里处的萨尔博扎监狱,破坏了监狱外墙,释放了1000多名囚犯,其中包括400多名已确认的前塔利班武装分子,包括原来前坎大哈地区的数名高层指挥官。

图片 2

图片 3

晚上9点30左右,塔利班分子在监狱大门引爆了一辆满载爆炸物的油罐车,在外墙上炸出了多个缺口,一名自杀爆炸袭击者也在监狱后墙炸出了一个洞,骑着摩托的反美武装冲进监狱并释放了囚犯,他们将囚犯分成几组并协助他们安全逃离。

在发动袭击之前,塔利班就已经给附近的居民发出警告,大部分居民在事发之前已经离开,并且在7点左右,他们的分队就开始攻击附近2个警方检查站,以此牵制警察部门的行为,让他们难以对越狱行动作出反应。

事件具体经过:

6月13日的攻击发生前1个月,萨尔博扎监狱内的7名前反美武装领导人每天晚上都碰头讨论攻击计划,他们通过守卫私自携带进来的手机与外面的指挥人员保持联络。6月5日晚上,他们毒死了一名发觉他们计划的监狱职员。

6月12日,发生攻击的前一天,塔利班开始悄悄警告当地居民可能要有攻击警方设施的情况发生,让他们悄悄离开,不得通知警方,居民都听从他们的指示,而坎大哈警方、军方以及加拿大部门的情报系统都没有得到任何可能有攻击的消息。(此处塔利班分子的本意是泄露假消息,让他们误以为袭击是针对检查站)

13日晚上9点10分钟,当监狱守卫将囚犯们赶回牢房时,塔利班开始攻击两个最近的检查站,分别是东部道路检查DANDCHOWK和2200米的GENDAMA警察的部队营房。

在发动袭击后的20分钟,一名自杀炸弹袭击者驾驶满载爆炸物的油罐车冲到监狱大门口,司机想用开关引爆炸弹,但是粗制的线路使得炸药失效,从车上下来跑开,此时监狱了望塔中的守卫开枪打中了他。

藏在道路两边黑暗中的塔利班开始向货车发射了火箭弹,引爆了炸药,巨大的爆炸立刻摧毁了监狱大门和院墙,也炸飞了两个了望塔,塔上的11名守卫立刻丧生,并造成了多名守卫和监狱职员受伤。同时,在监狱后方一名步行而来的袭击者也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药,在后墙上炸出了一个洞。

塔利班分子立刻从残垣断壁中冲锋而入,用RPG,手榴弹和轻武器杀死了尚在抵抗的监狱职员,并俘虏了剩下的19名守卫,然后他们冲向了关押塔利班分子的牢房,用配枪和火箭筒直接炸开了牢房的大门,同时其他人要求守卫释放了其与600名刑事犯,同时附近的警察局则被两个检查站被袭击的情况所吸引,并没有人知道监狱发生了什么。

逃离:

袭击者在排队枪决了剩余的守卫之后,开始向塔利班的同伙囚犯发放手机,几十名反美武装各阶层指挥官,其中包括数名高级指挥官乘坐之前停靠在监狱外面的公共汽车或其他车辆逃离,而其他塔利班囚犯和刑事犯则步行离开。

袭击者将其他囚犯分为100-200人左右的小队,引导他们步行到不同的方向,穿越监狱附近的果园离开,逃离的过程中未遇到任何抵抗,而一些人在距离监狱200米左右的果园里过夜之后才离开。

坎大哈的内森史密斯营地的加拿大快速反应部队直到袭击结束后2个小时才开始行动,在路上也遭遇了之前预埋的IED的袭击,导致他们抵达监狱之后已经是早上5点,几乎所有囚犯已经逃离,加拿大军队立刻在周围进行搜索,抓捕了一些在果园过夜还没逃离的刑事犯,而其他罪犯和塔利班分子则顺利逃脱。

大部分的逃脱的塔利班逃亡西南的本杰瓦伊山谷,那里的塔利班分队立刻为他们提供了医疗、装备和金钱。之后囚犯开始朝不同的地方分散归队。大部分朝坎大哈北部的塔利班训练营而去,加入到当地的塔利班的省级战斗队中。在逃亡的路上,这些塔利班分子在6月16日攻占了路上经过的一个警察分局,获取了大量武器弹药并打死了11名警察。

结论:

萨尔博扎监狱的越狱事件是阿富汗境内目前为止规模最大,计划最周密的袭击,塔利班武装利用两名自杀炸弹攻击者在监狱前后墙上炸出洞口,之后发动地面攻击有条不紊的撤离了约1000名囚犯。

监狱内的反美武装领导人在计划和协调过程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们利用手机和外面的同伙联络,这些领导人可能和监狱长或者管理人员达成了一些协议,后者在供述上也说明了在延缓通报信息,警方行动和加拿大快速反应部队上也起到了一些作用。

袭击者事前警告了附近的居民,避开了警方的注意。也通过袭击其他地区成功吸引了注意力,也通过埋设IED延缓了加拿大军队的快反部队的反应。

袭击行动非常成功,塔利班以0伤亡获取了目的的成功。

图片 4

遭到袭击前的坎大哈监狱全景。

1979年12月27日,苏军悍然入侵阿富汗,扶植建立了卡尔迈勒傀儡政权。苏联占领军及伪军立即成为阿富汗各派游击队的共同敌人。

图片 5

阿富汗国内无铁路,空中航线有限,水运也不发达,公路是沟通各主要城镇的主要命脉。主要公路干线环绕全国,联结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马扎里沙里等交通枢纽和重要城镇,全长3000多公里,这一环形公路与通往苏、巴、伊边境主要通道的很多支线相联结,形成四通八达的公路网。

苏军入侵后,公路成为城市赖以生存、苏军维持补给的重要生命线,同时也是苏军地面部队实施战场机动,对游击根据地发动围剿和扫荡的必经之路。阿富汗游击队不断加强公路沿线的武装斗争,打击苏军的过往车队。双方围绕着交通线展开了近十年的反复较量,公路上的伏击与反伏击是阿富汗游击战的重要作战样式。

图片 6

一、 阿富汗游击队的伏击战术特点

阿富汗游击队在实力和武器装备上处于绝对劣势,凭借着高度的爱国热情和勇敢精神同苏军战斗。在经历过一些挫折后,游击队很快接受了初期的失利教训,总结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战术,在公路沿线群众的积极支援下,灵活运用各种方式不断打击和杀伤敌人。其主要战术特点如下:

图片 7

1、游击队通过各种侦察手段,掌握苏军兵力变化及部署情况及活动规律,有针对性地行动,因而许多行动取得良好的结果。如在萨曼甘省查普勒山口对苏军一个师的伏击战,就是因为事先了解了苏军的意图和行军路线,预先在该山口两侧悬崖上埋设大量炸药,并设了伏兵,待苏军先头部队经过时,炸裂山石,砸坏大量苏军坦克和车辆。

图片 8

2、利用有利地形,控制山垭口、隘路和重要通道,封锁险要路段。阿富汗境内多山和沙漠,山地和高原占全境的五分之四。阿东部、东北部、北部和中部山区,地形复杂,公路崎岖。阿富汗的主要公路线上都有一些高山险阻地段,如喀布尔-贾拉拉巴德公路西部24至43公路一段公路,两面山高坡陡,地形险要;喀布尔-萨朗隧道-多席公路上粟布赛拉吉至欣强一段87公路为山路,隧道附近路段海拔3000多米,地形险要,冬季常有雪崩,影响通行;多席-巴格兰-希尔汗河港公路自多席起有100多公里为山地丘陵;普勒胡姆里-马扎里沙里夫公路上塔希库尔甘以东为山地丘陵;喀布尔-坎大哈公路加兹尼以北路段为山地;赫拉特以北有99公里一段为山地。此外,横贯中部山区的喀布尔-赫拉特公路,全长800公里,沿科伊巴巴山和赫里河修筑,路面坎坷,通行不畅。很多支线都在山区,山高坡陡。这些路段的两侧高地经常为游击队所控制,阻击苏军过往车队,有时有些路段被破坏,使交通长时间中断。

图片 9

3、埋雷、炸桥、设障、断路,阻挠并限制敌人在公路上的活动。游击队经常在公路、急造军路或山间道路上敷设简易地雷,开沟渠,挖陷阱,拆毁桥梁、涵洞和沿线有关设施,炸毁山石,制造障碍和破坏地段,阻塞和中断公路交通,迟滞苏军的行动。在初期,游击队对付苏军坦克、步兵战车和装甲车,主要不是用制式的反坦克武器(此类武器游击队也很少),而是利用山区有利地形结合进行地雷战、伏击和奇袭苏军。这种斗争形式比较普遍,也取得一定效果。苏军坦克、装甲车和军用卡车被地雷炸毁者不在少数。

图片 10

4、沿途伏击苏军车队。公路沿线的游击队经常利用道路两侧的村庄、树林、壕沟、丘陵起伏地,隐蔽设伏,袭击道路上的游动巡逻车,过往车队和护送车队的警戒部队。在具体伏击目标上,游击队主要打弱敌和孤立分散之敌。有利就打,不利就撤,积小胜为大胜。游击队设伏时通常先打掉苏军装甲纵队的头车和尾车,然后向整个纵队中选定的目标射击。

图片 11

5、以小群活动为主,注意适时集中与快速分散,伏击规模一般不大,持续时间较短,但能消耗敌人,积小胜为大胜,对敌威胁较大。苏军的车队要护送,行军要警戒,沿线要设据点,定期要组织巡逻,这都牵制了苏军不少兵力。如果苏军出去大部队增援,因为游击队的伏击分队建制小,装备轻,在山区或崎岖地形上可脱离道路运动和转移,有利于及时摆脱苏军大部队的纠缠。

图片 12

二、 侵阿苏军的恢复交通线的努力

由于游击队活动频繁,侵阿苏军被迫将大量兵力兵器投入到公路沿线的伏击与反伏击战斗中,疲于奔命。

图片 13

为了打通公路交通,苏军通常派出部队按隘路战斗或山垭口争夺战的作战原则方法,夺取这些险要地段,打破游击队对这些地段的封锁,并由工程兵部队修复被破坏的路段。但是公路上险要地段较多,苏军夺取后,难以处处设防,部队撤出后经一定时期,又往往为游击队所控制或破坏,因而需要反复地进行夺取。例如,喀布尔以东24-43公里的一段山区路段,曾多次被游击队封锁或破坏,每次破坏后,往往几周内不能通车,影响对东部贾拉拉巴德地区部队的物资补给,有时不得不进行空中补给。

图片 14

为加强对交通线的控制,苏军在主要公路干线上的一些重要路段(如重要城市附近的交通要道**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叉路口、隧道和隘路的进出口、以及重要桥梁等路段),多设有交通调整哨、检查哨,检查过往行人和车辆,防止游击队对些重要路段和桥梁进行破坏。首都喀布尔周围以及北部地区公路沿线,这种哨所较多,南部西部较少。在有些路段还派出有流动巡逻车。

图片 15

奥门金沙 ,在易受游击队攻击的地段上,苏军每隔一定距离就修建一个驻兵的小碉堡,四周布设地雷场。白天,在坦克和直升机的掩护下,游动巡逻队在公路上巡逻侦察。在一些容易被游击队利用的设伏地段,往往被指定为“自由射击区”,任何活动物体都会遭到轰炸和枪击。只要苏军在路边遭到伤亡,就把邻近的村庄夷为平地,将居民赶离公路。

图片 16

经过一段时间的较量,苏军感到普通的坦克部队和摩托化步兵部队对于这种清剿行动力不从心,于是陆续调入了一批经过特种训练的轻装部队和空降突击部队,不断增加直升机的数量,以适应反游击战的需要。直升机部队主要部署在喀布尔、巴格拉姆、昆都士、贾拉拉巴德、加兹尼、霍斯特、坎大哈、信丹德等地。多者为一个团,少者为两个大队。可保障营连规模的空中机动作战行动。

图片 17

苏军特种部队在活动时经常着阿富汗伪军的军装,这样不易引起游击队的警觉(游击队经常在局部地区与当地伪军达成停火协议),有时还身着游击队的服装活动。他们经常通过巡逻切断游击队的供应线和夜间活动道路,徒步或乘车(由直升机运来的BMD伞兵战车)沿对方的渗透路线布雷,特别是在交通点布雷。巡逻队发现游击队时,视情况或者组织伏击,或者呼叫飞机攻击。

图片 18

三、 侵阿苏军的反伏击战术

苏军在阿富汗被迫使用战斗部队来护送运输车队。战争初期通常派出一支由两辆坦克(T54、55或T62),两辆装甲输送车和两辆维修车组成的保障分队,随补给车队一起行动。车队通常以坦克和装甲输送车为先导,进入游击区,便派出4架米8或米24直升机编队护送。

图片 19

苏军首先派直升机对前方道路两侧实施侦察,接到直升机的报告后,车队才开始前进。前进中的车队若遇到路障和伏击,或者怀疑对方设伏,那么武装直升机、坦克和所有火炮首先集中火力射击游击队可能藏身的地域。

图片 20

负责空中掩护的直升机有一半在车队上空飞行,另一半负责在行军纵队的前头机降部队,占领道路沿线的制高点,直到车队安全通过为止,随后直升机将他们运走,再沿车队行驶路线重新部署警戒分队。他们用这种直升机进行蛙跳式前进的方法,为车队提供有效的保护。这种蛙跳式的推进战术给阿富汗游击队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图片 21

遇有障碍路段或车队里的观察员发现前方道路疑有地雷时,由工程兵来进行排除。遭到游击队的伏击时,由担任警戒或护送的地面部队或空中机动部队实施警戒战斗或反伏击战斗,补给车队则快速通过游击队设伏地段。如地面掩护分队不足以压制游击队的伏击,则临时召唤航空兵或武装直升机分队增援。

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但苏军车队仍经常遭到伏击,在山地条件下,只要一辆车被击或抛锚,就会导致整个车队陷入被动局面。为解决这个问题,苏军车队各车辆均装备了发烟罐,一旦遇到游击队伏击,各车车长就抛出发烟罐,使车队被烟幕遮住,以减弱游击队火力杀伤效果。车队在烟幕掩护下迅速撤离危险区。如果有车辆被击中或抛锚,该车和前后相邻车辆的车长立即将发烟罐抛到这辆车周围,形成烟幕屏障,然后,牵引车在烟幕掩护下接近被损坏车辆,挂上钢缆,将这辆车拖至安全地带。在抛发烟罐、抢救遇险车辆的同时,还要组织火力掩护,以压制游击队火力。

图片 22

项措施取得一定效果,减少了部分装备和人员损失。但是,发烟罐也有弱点,主要是遇到有风的天气时,大风会很快将烟幕吹散,使其失去掩护车队的作用。苏军采取部分补救措施,如力求掌握风向,将发烟罐抛得更远些,并加快在烟幕掩护下的动作进程等。

图片 23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